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
Recent

數據載入中...
謝梅香讀書心得

國立竹北高中07期讀書會心得分享

 

黃教授的媽媽在他小時候去逝,爸爸再娶,他與後母沒有什麼情感,他考上學校準備北上,沒有人來送行,他心裏有些許的難過,就在這時候,他的阿公來了,以前是慢車,必須等很久站長鳴笛才會開走,黃教授看到阿公,很開心的揮手,「阿公!阿公!我在這裏。」阿公說:「我不是來找你的。我是來對錶的(以前只有車站有時鐘)」可是阿公一直沒有離開,火車準備開走了,教授回頭卻看見阿公隨著火車的行駛方向小跑步。黃春明教授一直記得這一幕,每一次受挫時,支撐著他的就是阿公的愛。他說一個人的一生,一定要知道這世上有人愛你,那是一種力量。

王浩威醫師說,父母是一座山,任何子女不論他多大了,不論他跑多遠了,只要回頭他立刻可以看到山,同時也覺得山也充滿關注的看著他,一種被愛的感覺自然產生,療癒的力量於是湧上。

就如同脆弱的力量在愛的宣言所寫「當不安全感和匱乏感出現時,你可以從我們每天的家庭生活中,獲得精神支持。我們將一起哭泣,一起面對恐懼和傷痛。我雖然不想讓你痛苦,但我會選擇坐在你身邊,教你如何感受它。我們將歡笑、歌唱、起舞,並創造美好。我們在彼此面前都可以做自己,知道自己無論如何都屬於這個家。

這讓我聯想到一個畫面,當孩子學步時我們用雙手護衛著他們,不讓他們跌倒,然後放開手,他便自顧自的往前去探索,走著走著當他突然想起回頭追尋你時,我們就站在那裏微笑的回報,然後目送他勇往前行的背影。

 

卡內基訓練大中華地區負責人黑幼龍,從幾十年前開始養育四個小孩,就偏偏停下腳步,信奉「慢養學」,從四個孩子身上,他體悟到,教養要慢慢來,不應以當下表現評斷孩子,只要相信和等待,就能幫助孩子找到成長的力量。

他說:「有效培養好品德的方法,就是讓孩子覺得受到尊重」。

黑立國長大後回想這段故事,直說「感謝爸媽沒有放棄我」。那時他也下定決心,不再做讓父母丟臉的事。誰也沒想到,之後黑立國成了醫生,還當上美國華盛頓大學醫院副院長。「如果當時是用批評的方式對待他,那會害了小孩一輩子!」黑幼龍說,有家長靠打罵來管教孩子,這是最低階的教養方式,「給孩子多一點空間,他們會慢慢形塑自己的藍圖。」

黑幼龍和李百齡歸納出父母在孩子人生階段中最該扮演的三個角色:玩伴、朋友和顧問。

在孩子小時候,父母是玩伴,要學著陪孩子玩。

孩子中學時期,家長就轉換為朋友

孩子長大後,黑幼龍認為,父母應扮演顧問角色。「一起討論事情,但是最後他們自己做決定,在訴說的過程中,通常他們會自己理出頭緒。」

對孩子的教育上面,一個最關鍵的因素叫做信任,因為你對他的信任將會幫助你的孩子釋放出他自己的心靈能力。

你開始讓孩子為自己的生命做決定,你會發現這個孩子活得很開心。做決定的時候,他學會思考,學會判斷,學會收集資料,這個孩子變得不一樣,你會發現他是個非常棒的孩子。

(以下文字轉載自杏語心靈診所 烙印(治療師顧浩然))

「顧OO,問題不要亂問,要問跟升學有關的…」。
 不管這位老師是不是有意的?但他們對我說的這兩句話,卻已在我當時的小小心靈裡深深地烙下了印記。
每個人生命成長的過程中,應該也有類似的經驗,而這些讓我們感到被評價、被比較,甚至被恥笑的記憶,往往也常是來自於我們看重的長輩,或視為是權威人物的人,例如父母親、例如老師、職場的上司…,他們有意或無意的話語或表情。
 而這些話語或表情,或也像我的經驗一樣,可能已在我們的內心裡烙下了印記。
 慘的是,這些印記,往往讓我們不知不覺地變得更自卑、變得更沒有自信、變得有如驚弓之鳥般地敏感於他人對我們的任何回應。
甚至於對方的一句勸誡、一段叮嚀、一個提醒…,都因此而可能被我們解讀成:「他/她是不是瞧不起我」?「我是不是又做錯了什麼」…?
 然後,我們對這些表情、話語的解讀,又繼續連結了過去不愉快的烙印,並因此在自己的內心產生了許多的情緒與感受:生氣、受傷、羞愧…,於是,針對這些情緒,我們繼續有了自己的反應:可能因此怒嗆對方、可能因此感到難過,乾脆躲起來自舔傷口…。
 看到沒?這是一個週而復始,不斷重現的負向循環!
 慘得是,我們過去的烙印,常會被我們帶到自己這一路成長過程中所面對的人際關係裡,包括家人或親子、伴侶的親密關係、包括朋友之間的友誼…。
 我後來戲稱,這些烙印,就像「背後靈」

我在做一件事,就是「自我接納」。

我能做的就是,努力地對自己真誠、真實,並且,常給自己一份溫暖與愛,期許自我,但不批判自我。
 我透過這樣的方式,讓自己慢慢地去撫平生命中的許多烙印。

如同在脆弱的力量裏提到,自卑和羞愧得感受讓孩子感到痛苦,因為那和沒人愛的恐懼有分不開的關係,因為父母並未開明地談論自卑情緒,沒致力教導我們克服自卑。如果你的孩子已經長大了,不知道現在才教導他們克服自卑和恐懼,或者改變他們的人生相簿是否太遲,答案是不會,這種事永不嫌遲。為自己的經驗負責,即使是棘手的經驗亦然,這樣我們才有權決定人生的結局。

 

(脆弱的力量作者分享來自讀者的一封信,見證所有的分享,永不嫌遲。)

你的研究以奇妙的方式改變了我的人生,我母親在德州阿馬里洛的教會聽妳演講,後來,她寫了一封長信告訴我:「我不知道自卑和內疚不同的,我想我老是讓妳感到自卑,其實我是想讓妳覺得內疚而已。我從來不覺得你不夠好,我只是不喜歡你的選擇,這卻讓你感到自卑。過去做的事情,我無法挽回,但我想讓你知道,你是我這輩子獲得最棒的禮物,我以當妳母親為榮。」我真不敢相信,我母親75歲,我55歲,這封信對我竟然有如此強大的療癒效果,而且它改變了一切,包括我自己教養小孩的方式。

(以下我想唸一小段文字,做為我分享的結語。)

孩子們,我們很容易在人際關係中受傷,以前我也都認為「是別人傷了我」,但從這文章中,我有了新的體認,也許不是別人,是我們自己傷了自己,就像我在另一本書上看的一篇標題「親愛的外面沒有別人」,努力記住顧治療師的那句話「常給自己一份溫暖與愛」,以前我和爸爸在教養你們的過程中,少了讚美,也或許在過程中,說了一些傷你們的話,現在我們真心的想告訴你們,其實不是你們不好,是我們以前不懂得用讚美之詞,心太急,怕沒有把你們教養好,會錯過黃金時機,誤了你們,卻沒想到也許在過程中傷了你們的自信,發生的已來不及抹去,真誠的想告訴你們,在爸媽的心中,一直沒有否定你們,也看到你們一點一滴的展現自我,希望和你們一起合作努力,共同撫平生命中的許多烙印,讓我們的未來越來越美麗!-----馬麻

(這是我在讀書會的體悟後寫給孩子的一封信,坦誠的展現自己的自卑與不足,我不再戰戰競競,我想自在的做父母。)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